为何干衣机不像电冰箱、洗衣机一样在中国家庭得到普及?正如当年电饭煲的普及,成为中国家电消费升级的一面旗帜;今天在新一轮消费升级下,干衣机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消费新风口?

就在中国科技期刊还在一直苦苦探索自身发展的同时,2018年我们听到的最好消息是:欧盟强力推出科技文献开放获取政策(“S计划”),中国表达了坚定的支持,然而反对与质疑也如期而至,就连美国国家科学院院长Marcia Mcnutt(2019,PNAS)也表达了对“S计划”对学会出版期刊冲击的严重担忧。2019年,开放获取能否获得更多国家的支持?国际期刊出版巨头会如何应对?中国的支持如何变为具体的举措?中国科技期刊能否借势改革、发力,在巨头的夹缝中求得更大的发展空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