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广明表示,在巨额的非法利益面前,造假者无所不用其极,这给工商部门执法带来很大的难度。“比如制假窝点,这个是我们最头疼的。现在制假窝点非常隐蔽,他不是说把酒放在那等你来买,他拿给你。他是先让你预定,定完以后,他把裸瓶子装好酒运到省外,然后在省外给你贴标。根本不好查。”

“高仿茅台有,这两天贵,1800元一箱六瓶。”上述司机给澎湃新闻记者介绍的酒商,在微信上毫不避讳地开出了假冒飞天茅台的价格,并发来假酒照片。